黑 頸 鶴

來源:香格里拉網 作者:殷著虹 發布時間:2020-11-02 11:18:16

在迪慶州州府香格里拉市,城市中心地帶的壇城廣場上有一潭池水,池水靠龍潭河補給,靜靜的水面映著藍天白云,一座座藏式樓宇蕩漾成水中的倒影。岸邊是一派柳暗花明的景致,而立在水中的是一座鑄銅雕塑,塑造的是兩只耳鬢廝磨的黑頸鶴,雄性的黑頸鶴引頸長鳴,雌性的黑頸鶴垂耳低首。還真是一對情投意合的眷屬,也使得此情此景宛如仙境。

這還是一泓音樂噴泉。美好寓意的雕塑和湖光水色,不僅提升了香格里拉市的文化品位,更是吸引了遠道而來的游客在此觀光留影。而這座矗立在城市中的藝術雕像,取材于納帕海畔的黑頸鶴。

納帕海距城市中心不遠,當每年的冬季來臨前,成百上千的黑頸鶴,都要從遙遠的地方遷徙到那里過冬。而那里廣袤的草場和水域,便為遠道而來的候鳥們提供了豐富的食物來源。納帕海周邊居住的都是藏族人家,他們有著愛鳥護鳥的好風俗,因而保證了來此越冬的黑頸鶴的安全,所以每年來到納帕海的黑頸鶴在不斷增加。

上世紀70年代中期,我在納帕海周邊的一個藏族村子里當知青。在那個年月,每當黑頸鶴到來納帕海時,藏民們都要載歌載舞,以示對這一吉祥鳥的熱烈歡迎。我也從他們那里知道了許多黑頸鶴的事。

村里藏族人把黑頸鶴稱作為“旗羌”,說黑頸鶴被無量如來佛加持,所以把它奉為施財和賜壽的神鳥,還有把它稱作為“有君子之風的仙禽”。正因為如此,當地民歌中唱到:“吉祥的旗羌飛到納帕海,美好的日子即將到來。吉祥的歌聲從納帕湖飛出,美好的春天就將到來?!?/p>

黑頸鶴屬于飛行涉禽,它腿腳修長,頭頂裸露的皮膚呈紅色,陽光下看去非常鮮艷,到求偶期間更會膨脹起來,顯得別樣通紅。通體羽毛呈灰白色,而頸部和尾羽又呈黑色。神態顯得十分優雅,翩翩起舞時更驚艷于天地之間。

令人稱頌的是,黑頸鶴屬于群居的候鳥,但它們卻實行一夫一妻制,雌雄相依相隨,朝夕不離不棄。一旦有一方不幸離世,另一方不會再度婚配。

我曾見到過黑頸鶴談情說愛,那可稱得上是羅曼蒂克。兩歲后,成年的黑頸鶴便脫離父母單獨生活。因此當年輕的黑頸鶴隨其父母來到納帕海時,帥哥黑頸鶴便引吭長鳴,繼而載歌載舞,它向美女黑頸鶴發出求婚信號:“親愛的,你看我的舞姿多么優雅,這可是當地的尼西情舞喲,你愿意嫁給我嗎?要不我再為你唱一曲建塘山歌怎樣?”第一次見面,雙方羞澀,都不愿首先打破沉默,只靜靜地觀察對方。雌性沒有相中,會主動飛離,絕不會回心轉意。雄性瞧不上,會張開雙翅,驅逐雌性另覓新歡。一場兩廂情愿的戀愛,兩顆怦然的心走到一起,于是你情我愿對歌對舞,相親相愛比翼雙飛。

目睹黑頸鶴自由戀愛的場景,也會觸發村里少男少女們的愛戀之情,他們在勞動中物色著自己的相愛,用歌聲傾吐情感的話語:“天邊飛來吉祥的彩云,是誰唱出幸福的佳音?”“黑頸鶴的歌聲傳天外,有情有義的水袖舞起來?!?/p>

藏家人信奉的是前世注定姻緣,追求的是今生門當戶對的伴侶。當情竇初開的年輕人墜入情網,兩小無猜的他們也就找到了知音。于是熱戀點燃的篝火,映照著跳不盡的鍋莊舞。由此有的人走進了歌聲,找到了愛情;有的人走出了歌聲,找到了歸宿。

在那個冬去春來的年月里,我有一位村里和我同齡的朋友,他叫尼瑪。剛滿20歲的尼瑪,愛上了村里一位叫達娃的姑娘,村里人都說他們是郎才女貌,天生的一對??蛇_娃的父母卻嫌棄尼瑪家家境貧困,要把達娃許配給縣車隊的駕駛員。

一天尼瑪找上我問:“哥哥小殷,你說你老家在鶴慶,鶴慶那里也像我們這里有黑頸鶴嗎?”

“我聽說過鶴慶的地名來源于當地飛舞著許多仙鶴,但我不曾見到過?!蔽腋械侥岈數膯栐捄芷婀?,便問他:“你問這事干嘛?”

“我真想去另一個有黑頸鶴的地方,那里一定很自由?!蹦岈斈w舞的黑頸鶴,接著又說:“如果有一天村里人找不到我,你就說我飛到鶴慶去了好嗎?”

“你真會開玩笑?!蔽倚χ鴮λf:“你以為你真有遠走高飛的翅膀?”

之后一天,村里人說尼瑪和達娃已經失蹤了,所有的人四處尋找他們的下落,可三天過去還是無影無蹤。正當人們擔心這兩人會不會殉情時,我這才想起幾天前尼瑪說過的話。原來尼瑪和達娃為了達到成親目的,便不顧家人的一再反對,采取了私奔的方式到了鶴慶,以使“生米做成熟飯”,讓家人答應他們的婚事。

我敬佩尼瑪和達娃敢于抵制包辦婚姻。他們不怕世俗的偏見,不怕被人嘲笑。當村里人把他們尋找回來之時,高歌的黑頸鶴便飛離了納帕海,尼瑪和達娃的家人為他們舉辦了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。但他們也開始了沒有家底的艱難生活。

如今幾十年過去了,尼瑪家當家的是他的孫子小扎西。小扎西技校畢業后沒有到外面找工作,而是把家里的住房改造成了客棧,自己擔當起鄉村旅游客棧的老板,幾年下來他們家成了遠近聞名的富裕戶。

我為尋訪當年的傳奇愛情故事來到納帕海邊,也正值黑頸鶴飛回納帕海畔的深秋。我問小扎西:“你怎么還不找個對象結婚呢?你爺爺在你這般年齡時已經當父親了?!?/p>

小扎西卻說:“黑頸鶴為尋覓自己的伴侶不怕山高水長,我甘愿為真正的愛情繼續等待。我未來的妻子是市里的公務員?!?/p>

我笑了。對他說:“大學生為考公務員而奔波,你卻為娶公務員而等候?!?/p>

“我找公務員是覺得她有志向、懂政策,能夠帶領廣大群眾致富。我不能只顧自己有車有房有錢,應該幫助更多的村里人成為富裕戶。到我和她成親的時候,還歡迎您到我們家做客?!毙≡骰卮鹞?。

此時我才感到,年輕的一代遠比我們老一輩人思想進步,他們既有著黑頸鶴那般的虔誠和向往,又心懷藏家人的幸福和追求。由此我更傾慕那些每年“九月九來,三月三去”在香格里拉越冬的黑頸鶴。為此,我只身留在了納帕海畔,追思當年知青的夢幻,悉心觀賞那輕歌曼舞的黑頸鶴……

責任編輯:和建蕓

上一篇:故鄉的田園

下一篇:

七星彩专家精准杀号 体育彩票e球彩总进球 亚冠足彩比分推荐 波场币 天津福利彩票网 福彩3d012路走势图2 排球比分多少算赢 免费棋牌兑换实物 长春麻将小鸡飞蛋 3彩票走势图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北京赛车pk十 如何查询以太坊交易 最新网上棋牌游戏 代理开好友房的斗地主 吉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澳门百家乐怎么下载